26岁德国姑娘成都学针灸
字体大小选择

默认

2016-12-02 14:42:17    来源:华西都市报 参与评论

T

\

安德丽在门诊室为病人扎针灸,她说,现在有不少病人会主动找她做治疗了。

\

安德丽也非常喜爱大熊猫,来成都的9个多月去了四次大熊猫基地。

在安德丽眼中中德针灸有什么不同治疗方式

德国人不是很能理解中医里的专有名词,比如“穴位”。他们不明白,为什么头疼却要脱袜子,用针来扎脚。“我只好告诉他们,人是一个整体,头和脚有关联。”

治疗环境

德国式的治疗环境非常安静,甚至会播放舒缓的音乐帮助病人放松,但在中国,却好似热闹的茶话会。“这里的人们爱聊天,病人也爱跟你聊天。”

26岁的德国姑娘安德丽Andrea,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学习针灸。距离成都7600多公里的城市埃尔朗根,是安德丽的故乡,这里的埃尔朗根-纽伦堡大学医学院在国际上享有盛誉。

成都冬天湿冷,中医大附属医院的针灸门诊部里,却常常笑语暖阳,人们对这位高鼻深目的外国医生充满了好奇心。“你们医术不是很厉害吗?你为什么要来中国学中医?”“你是外国人,我不要你给我扎针。”……

“我现在的针灸水平其实还可以,有不少病人第二次也会主动找我给他针灸。”12月1日,在金牛区十二桥路37号,成都中医药大学的十二桥校区,记者见到了这位外国医生安德丽,中文说得算流利,笑起来很爽朗。算起来,她已经在成都呆了9个多月了。

结缘成都

少时生病被针灸治好

因成都有山来蓉求学

这个季节,埃尔朗根已开起了暖气。

若单论人口,10万居民的埃尔朗根是个小城,不如距离15分钟火车车程的纽伦堡那么有名。不过,西门子三大研发总部之一位于这里。

安德丽攻读埃尔朗根-纽伦堡大学医学专业5年了,这所大学临床、教学以及科研领域在国际上享有盛誉。然而,2016年2月,她选择来到位于成都中医药大学学习一年的中医课程。

“我大概12岁时生过一场病,很多西医束手无策,母亲带我去看了一位匈牙利医生,他用针灸的办法给我治疗,结果好了。”安德丽说,那个时候开始觉得中医和针灸很特别。

她原本打算在德国学习中医,但是没有环境和文化的熏陶,学习变得非常困难,“中国人说的‘阴阳’、‘五行’在德国都不好说,而且中药也都是进口的,很贵。总之在中国学中医要容易得多。”

为何会选择成都?因为这里不像北京、上海那样是中国在世界的“代名词”,又有山和熊猫。埃尔朗根周围有山,有山的地方让安德丽觉得亲近,于是她在北上广等多所中医药大学中选择了成都中医药大学。

爱上成都

四次去大熊猫基地成都的悠闲让她吃惊

在成都生活的9个多月里,安德丽去了四次大熊猫基地。因为成都跟埃尔朗根一样,周围有山,她选择了在这里留学。这片土地上闻名世界的大熊猫也让她喜爱非常。

“我的朋友们都知道中国有熊猫,但并不知道熊猫在哪里。现在他们知道了,熊猫在四川,在成都。”安德丽说。

在埃尔朗根,她每天早上4:30起床,跑步然后读书。若是在诊所工作,中午只有20分钟的休息时间。而成都悠闲缓慢的生活让她吃惊。“这里的人可以睡到早上9点,中午能慢条斯理地吃饭。”安德丽挤了挤眉毛,睁大眼睛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现在,她爱上了这般闲适的日子。周末,去菜市场逛逛,买菜、做饭。偶尔,和朋友们去青羊宫、人民公园附近的茶馆喝茶。朋友们教她打麻将,但她总是难以熟练,“太复杂了,我反应不过来。”她也去爬山,爬峨眉山看日出,想去青城山,然后因为两国山的不同也有疑惑,“为什么中国的山都修有可以攀爬的阶梯,而我们那边没有呢?”

成都生活洋味中文撞上四川话“胸毛”“熊猫”傻傻分不清

来成都前,安德丽在北京语言大学进修过5个星期的中文,过了基本交流关,但一到成都,她的“洋味”中文撞上了“椒盐味”的四川话,难免闹点笑话。

有一次成都朋友操着一口四川话问安德丽,“你们是不是都会长‘熊猫’?”安德丽一脸疑惑,“熊猫?我们没有熊猫啊。我们的熊猫都是中国送来的,我们自己是没有的。”安德丽的回答,却又引起对方的疑问。“没有‘熊猫’?”“对啊。”几番问答后,成都朋友指了指自己的胸,“没有xiong(胸)mao(毛)?”

此时安德丽才恍然大悟,瞬间哭笑不得。“我以为是动物那个熊猫,原来是身上的胸毛。”类似的误会也曾发生在学习中。针灸讲穴位,其中在前臂掌侧有一处则为内关。而每次和成都同仁说起“内关”,安德丽总要因为对方的“n”“l”不分弄得一头雾水。

“是‘nei关’还是‘lei关’?”安德丽耸耸肩,努力地分辨着这两个音。

“现在我知道了,是这里人发音有问题。讲普通话的人也分不清楚他们说的呀。”就像到菜市场去买菜,老板问“四个”还是“十个”,外省人总是不知所以,老板只好无奈地用手比划。

中医在德国很难理解穴位的德国人

越来越多开始接受针灸

西方人真能接受讲究“阴阳”“五行”和“气”的中医针灸疗法吗?

“在德国,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针灸疗法。”安德丽告诉记者,在德国,进口的中药非常贵,针灸相对来说比较便宜。对于腰腿膝盖痛、偏头痛这样的症状,相较于西医疗法,越来越多的病人愿意选择代替疗法,即针灸来进行治疗。

不过,人们并不是很能理解中医里面的专有名词,比如“穴位”。在中国讲“穴位”,人们能够理解,但是在德国不行。“他们不明白,为什么我是头疼,却要脱袜子,用针来扎我的脚。我只好告诉他们,人是一个整体,头和脚有关联。”安德丽大笑,不过这种疗法确实对缓解病痛很有效果。

除了治疗方式中外有别,治疗环境也有天壤之别。德国式的治疗环境是非常安静的,甚至会播放舒缓的音乐帮助病人放松。但在中国,却好似热闹的茶话会。

“这里的人们爱聊天,病人也爱跟你聊天。最开始我很难想象他们到底怎么能得到有效的放松。不过现在我已经习惯了。还会跟他们一起聊。”安德丽说。(华西都市报记者)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之间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任何版权或内容等方面的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。详见版权声明

文章关键词: 德国 成都 针灸

0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>

热点新闻>

图新鲜

1 2 3 4